[Nubra Vally]我不想征服拉達克

衰,衰到朋友建議我多念經

經歷班機取消、掉手機,很多人都跟我說:你的壞運已經盡了,之後會很順。

我也這麼覺得。BUT,人生最怕就是BUT。


重機團的第一天下午,大家先在旅館前的巷子試騎,我上車不到5分鐘就摔車了。

為了閃路中間一頭牛,沒注意自己壓到路邊沙堆,還把車子大燈摔破了…

其實摔的沒有很慘,但是路人很擔心我,把載我回旅館。領隊看到的時候,臉整個都綠了。

只有右邊膝蓋、手肘擦傷。領隊帶其他團員繼續行程,另外有人載我去藥局上藥,藥局阿姨給我一罐滴露消毒液,讓我換藥用。


一整天下來團員、旅行社的人、旅館的人都一直問我的狀況,有種被很多大哥哥關心的錯覺。

還鼓勵我說"沒關係,再多騎幾次就會有信心了。"

那天晚上跟朋友說我摔車,他就傳了一篇經文給我,叫我每天唸。

經文不長,念個幾天差不多也被起來了XDD

念經之後沒再發生衰事,頂多打翻咖啡而已。


摔車的關係,第3天要前進Pangong Tso的時候,領隊不讓我騎車,而是坐在備用車裡。

這是冥冥自有安排,Ladakh有些路段完全超過我的能力啊。


Khardung-la Pass 和軍事卡車無止境的錯車
遠處眺望Leh城山谷
朝遠方山頂上的積雪前進,路況還不錯
海拔越來越高,離積雪越來越近
嗯...車越來越多
來到瘋狂錯車的路段

從Leh前往Pangong Tso,大部分人會走Khardung-la Pass。因為這裡是前世界最高的公路,必須打卡一下。站在終年不化的雪山頂上,風景很壯觀。不過騎來這裡的路,非常恐怖。幾乎是單線道的寬度,對向軍事卡車源源不絕,而且卡車太大了,重機、小型車必須讓他們,自己夾縫求生存,還好Leh往Nubra Vally是靠山壁這一邊,至少不會摔下去。

只有一線道的寬度,加上很多S型轉角,轉彎處都有按喇叭的標誌
靠近Khardung-la Pass,變成泥土路面

印度很習慣用英文,路邊的標語也都有英文。

意外拍照這個石頭上寫著"你正開向世界最高,而非天堂,小心駕駛"


接近Khardung-la Pass,路上有融雪的水窪
終年不化的雪牆

這種路讓你熱血沸騰還是冷汗直流?


Khardung-la Pass最高處可以徒步爬上積雪的山頂,大約半小時可以到
登山路徑是亂石陡坡,需要手腳並用
雖然積雪但不會很冷,我只穿T-shirt跟薄外套

Diskit Gompa 遇見台灣來的重機團
往Gompa的路會有這種風馬旗架的...山門
Diskit Gompa正門
佛祖眷顧著大地的背影,在Ladakh拍到最喜歡的照片

遇到台灣來的重機團,7~8人找當地旅行社幫忙安排行程。

待10天,第一、第二、第三高的公路一口氣拼完。

來Ladakh後發現台灣遊客比我想像中的多,第一天晚上在Main Market吃飯,也遇到一桌10幾個講台語的人。


Nubra Vally參加重機團是最好的決定
超長機車隊伍
好幾對夫妻檔,先生原本想健行,是太太說要騎車才參團的

片頭是可愛的車隊助理



天氣太熱、太陽太大、騎車太顛簸,午餐時間一半的人都累趴了

除了不用找路、找住宿、很便宜之外,跟印度團員相處的6天過得很愉快。

整個重機團大約20多個人,只有我跟一位愛爾蘭醫生是外國人,其他都是印度人。顧慮到我們兩個聽不懂的,團員幾乎全程英文聊天。特別照顧我們兩個落單的人,吃飯一起坐,介紹菜單。也跟我們說Ladakh的名產除了喀什米爾羊毛之外,還有水果乾、Kawa茶、番紅花。


團員的經濟程度好像都比我好,有工程師、青年創業家、銀行業、財經記者。甚至我隨手找個人幫我換藥,就剛好找到一個有醫學背景的軟體工程師。其中我印象深刻的一對夫妻,先生是記者,感覺他們平關注的議題非常廣泛,電影、教育制度、氣候變遷…每次吃飯都在聊新的話題。


其實要跟當地團也有些掙扎,想到要跟印度人湊房間心裡有點抗拒,而且Thrilllophilia的人直到出發前都以為我是男的。不過對他們而言是男是女不重要,因為單獨報名的人直接升等,一個人住雙人房,不用跟別人湊。(報價表還說要求住單人房還要加錢…)


Hunder-Last Village in India
村落附近的很容易看到牛牛在散步
Nubra Vally住的豪華帳棚

Nubra Vally的晚上住在Hunder小鎮裡的露營區,是設備很完善的帳篷。

每個帳篷都有水泥地基、水泥蓋的隔間廁所(有馬桶、蓮蓬頭),除了外牆是帆布搭的之外,跟正常的房間沒兩樣。

And,我被升級到旅館了!

一到露營地經理就跑來找我"You are single, right? I book you a hotel"

大概是我的表情非常地懵,經理又問"Do you want to stay with your friend?"

"Yes" "But I book you a hotel."

本來是不想麻煩人家的,但好像不領情他們會傷心的樣子,我就自己去住露營區隔壁的旅館了。經理帶我過去的時候很驕傲地介紹他們的餐都是旅館前花園種的,有機喔~


晚餐後升起營火,大家圍著營火放音樂跳舞,團員唱印度流行歌,領隊和司機唱Ladakh的民謠。還會唱歌PK跟尬舞,氣氛超熱烈,印度真是喜歡唱唱跳跳的民族。如果沒有參加當地團,在Ladakh的夜晚我大概只能發呆睡覺而已。


領隊說Hunder是印度跟巴基斯坦交界,Last Village in India。

Nubra Vally有一區被白紗覆蓋,很有沙漠的感覺,最近開始流行駱駝Safari,不過前一天團員們騎得太累,沒有去騎駱駝,隔天一早又繼續趕路,還有沒有值得看的?

反正是沒看到了。


離開Hunder前遇到積水,範圍有300~400公尺,跟後面過河相比,這只是小菜一碟而已。


經這種害我摔車的沙地,遇到都會挫


Ladakh典型的開闊山景
山谷間的農田,依靠融雪灌溉
雪水匯成溪流
只有平緩的山谷樹才能生長
不知道是哪一國的習俗,疊石頭會帶來好運
Ladakh地區的人造建築都會綁上風馬旗
機車也會綁上風馬旗

有想說、想問的嗎?

給我個訊息吧!

© 2023 by Train of Thoughts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